人五人六

越是明天要考试越是想摸鱼…
文思泉涌啊现在

[亮瑜]困局07-14完结

全文7000
感谢阅读
前文点主页

07

不再提起过去的事,诸葛亮的存在对周瑜的影响渐渐小了。然而随着时间的过去,周瑜又开始梦到前生。

他就像一个影子,在梦里四处穿梭,碰不到,摸不着,看不见。他知道,在这个梦里,他是已经死去了的。他是一个魂灵,被困在一个人身边。

过往的记忆本来只是杂乱无章的出现在梦里。现在他却开始连续的梦到自己死去的时光。只是,这梦里的主角,不是他。

08
在周瑜再次碰上诸葛亮一个月后,周瑜梦到自己的死亡。他坐在一副棺材上,灵堂里人来人往,香烛袅袅。周瑜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死亡,他四处张望,看着小乔哭晕在灵牌前,素白的孝衣衬得她瘦骨嶙峋,惹人怜爱,可是,周瑜看不清她的脸,也无法给她一个拥抱。周瑜被困在黑色棺材上,看着面容模糊的人群来去,他看了很久,看不清谁,每个人都像被浓雾笼罩着,直到,诸葛亮踉跄着走进来。

诸葛亮的面容和现在没什么变化,他迎着众人的目光走过去,每个人都在看他,心思诡秘。诸葛亮只是高声念着长长的吊唁信,眼泪连接不断的滚落双颊。一滴泪掉在周瑜生前常抚的琴上。

周瑜突然就能看清周围的人了,然后他一下子被拉到诸葛亮身边。就像有一根无形的绳子把他和诸葛亮牢牢捆在一起。

周瑜就跟在诸葛亮身边,看着这个男人吊唁结束就苍白着脸,头也不回的抬首离开。诸葛亮孤身一人立在船头,船只飘远。周瑜回头最后看了一眼他为之奋斗终身的江东,他知道,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看见他的故乡了。

09
周瑜跟着诸葛亮去了蜀国,作为一个魂灵,他摸不到任何东西,也不能离开诸葛亮身边,只能每日枯坐着,观望诸葛亮的人生。他看着诸葛亮为蜀国殚精竭虑日夜不休,也看着诸葛亮对着他遗失的发带默然不语。

周瑜发现,诸葛亮是真的爱他。爱到偷走他的发带悄悄系到手腕上,爱到在他离开后终日不能忘,夜夜梦魇着喊他的名字。

周瑜百思不得其解,他自认和诸葛亮只有一面之缘,且两人是敌国将领,相识不过数月再未相见。这个男人,只在见过他几面,相识不过数月的情况下,不得解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他死后的一两年里还有人把他和诸葛亮比较,他能清楚的意识到诸葛亮在听到他名字时候一瞬间的呆愣。随着时间的流逝,周瑜这个名字也渐渐被人遗忘,这个时代,杰出的年轻人层出不穷,只有诸葛亮,几十年如一日。

周瑜看着诸葛亮从青涩走向成熟,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也看着他积劳成疾,日渐消瘦,周瑜甚至觉得诸葛亮越来越像当年的他。他死前疯狂西征,而现在,诸葛亮已经在进行第四次北伐。诸葛亮不再理会蜀国内部明争暗斗,终日在战场拼杀。他越来越激进,不放过任何一丝机会,日夜排阵布局,出谋划策。

周瑜看着他的计策不得不承认这是个非常有战争天赋的男人,那些诡计毒辣得让他都偶尔心惊,可惜,终究弱不胜强,第四次北伐如前三次一样以失败告终。但周瑜知道,这不是结束。

果然,诸葛亮开始了第五次,第六次,第七次北伐。蜀国不再无条件支持,而诸葛亮越来越急躁,北伐一次比一次困难,朝堂上书要求收回诸葛亮兵权的人越来越多,即使诸葛亮每次为求北伐上书也越来越多,朝廷的考虑却越来越久。

10
第七次北伐,诸葛亮头发花白,身子瘦削,伶仃的白骨被薄薄的皮肉包裹着,似乎随时就要散架。只有一双眼睛,燃着烈火,就像几十年前周瑜初见他的样子。

周瑜看着诸葛亮高举起战旗,旌旗随风飞扬,身后百万雄师大喊着奋勇向前,两军相接,刀枪剑戟血光横飞。

诸葛亮呼吸渐重,指挥军队呈合围之势彻底困住敌军,敌军已被诸葛亮围困五日之久,此时一看后路被截,血红着双眼疯狂反扑,拼着性命不要也要拖着敌人共赴黄泉。

周瑜陪诸葛亮见证这场战争,心头一动,感觉到自己和诸葛亮的联系断了!他望向身旁,诸葛亮身子一软往地上滑去,下意识伸手去接。

诸葛亮的卫兵接住了他,卫兵一叠声的喊着“军师”无数的人围拢过来,军医提着笨重的药箱,指挥众人把诸葛亮抬回营帐。

周瑜在一旁看着他们慌乱成一团,想着自己应该走的,却不自觉跟了上去。

诸葛亮足足昏睡了三天才再次醒来,营帐里点着蜡烛,久不通风的室内空气浑浊且掺杂着一股药物的酸苦味。卫兵守着药炉扇风,听到一声轻咳才发现诸葛亮醒了,惊喜的大喊“军师!”

诸葛亮勉力撑起身子,卫兵连忙来扶他,他靠坐起来轻声唤卫兵把门帘拉开透气。

周瑜跟着军医飘进营帐,感觉诸葛亮往他这边看了一眼,又感觉没有。

军医再次给诸葛亮诊脉,神色越发凝重,刚想说话,诸葛亮抽出手腕放到一边,就开始问战况如何。

这些日子他们已经连夜退兵百里,而敌方来势汹汹,可没人敢真的说出战况。

诸葛亮沉默良久,最后说“退兵吧。”

周瑜看着他,感觉到自己又被朦朦胧胧的跟他连在一起,这联系太脆弱,似乎轻轻一挣就会彻底断裂。

周瑜站在诸葛亮旁边,看着满营帐的人走空,只留着之前的卫兵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这会是属于诸葛亮的最后一次北伐了。

11
周瑜看着诸葛亮在厨房忙忙碌碌,洗手作羹汤。这个现在每日烟熏火燎,柴米油盐的男人从来都只是个普通人,看不出半点过去的生杀夺予。

诸葛亮把最后一个碟子放上餐桌,周瑜摆上碗筷,两人头对着头吃饭,诸葛亮突然出声:“我昨晚做了一个梦。”他放下筷子,盯着周瑜的双眼“我梦见我垂垂老矣,你站在我床前。”

周瑜不动声色:“是吗?好奇怪的梦。”他夹了一块青菜到诸葛亮碗里“要不明儿个找个老头给孔明解个梦?”

诸葛亮看着他点点头,不置可否。

这天的夜晚有些难眠。

12
诸葛亮知道,自己要死了。这一辈子,他也曾风华无双,指点江山,现在,只缠绵病榻,力不从心。也不知道周都督走前是怎样的光景,想来不像自己现在这般狼狈吧。

周瑜守在诸葛亮床前,看这个男人一天天衰弱下去,那些若有若无的联系早就栓不住他,但是也没想着离开,为什么?可能几十年来习惯了看着这个男人的日子,无人察觉的参与着他的人生,不知不觉,死着的日子都快赶上活着的长了。

军帐里人来人往,蜀军一退千里,诸葛亮拖着沉重的身子安排好撤退事宜,当一切准备妥当的时候,周瑜突然心悸,那若有若无的联系,彻底断了。

诸葛亮让卫兵把他扶出军帐,抬头看着夜空,那天上代表自己的一颗星越来越暗淡,忽明忽暗,最后终于熄灭了。诸葛亮挣开卫兵的手,自己走回军帐,径直躺上床榻,一挥手点上床边的七星灯。

灯亮的时候,他看到周瑜站在他床前,如当年一般容颜如玉,翩翩公子。他听见他喊了一声孔明,声音模糊,几不可闻。诸葛亮突然笑了,回光返照一般,笑的俊郎温润,他说“公瑾。”

夜空里代表诸葛亮的将星突然放出光芒,亮得稳定又恒久。

蜀军连夜撤军,终于在第二天夜里回了城。那颗星星一闪,燃尽了。周瑜跟着蜀军走到城门,一下子没了意识。

13
“周瑜,你还好吗?”

周瑜终于从亘久的梦里醒来,头痛欲裂。诸葛亮换下他头顶温热的布巾,另一手摸上他的额头。

周瑜眨眨眼,视线还不清楚。

诸葛亮坐在床边拉着周瑜的手“你发烧了一个晚上。”他顿了顿,把周瑜的手放进被子里。“你一直在喊孔明。公瑾。”

周瑜终于清醒过来,撑起身子,认真的看着诸葛亮,然后抬起头把嘴唇贴在了诸葛亮唇上。

诸葛亮看着他,缓缓张开嘴,伸出舌头舔舐他的双唇,伸进他嘴里,轻扫他的上颚和牙龈。

周瑜就像被定住一样,终于,他轻声呜咽,转开头去。“我好累,再睡会。”

14
诸葛亮问他“以前,我也喜欢你吗?”

周瑜把头埋进被子里。“不,我们不熟。”

“我能再听一次你弹琴吗?”

“我很久不弹琴了。”

“很久吗?”

“嗯,大概一辈子吧。”

诸葛亮掀开被子躺进去,双手环着周瑜的腰。生病的人体温比平时高很多,就像抱着一个暖炉。“睡吧。”诸葛亮说。周瑜点点头,转身靠进他怀里。

end

这篇应该会有一到两个番外,考完试再写

[虫铁,all铁]墓中人04上

Four
“Boss注射了绝境病毒,这个病毒还是个不完全体,从某种意义看来,它的确救了Boss。但是,它也对Boss的身体进行了改造。

Boss现在更像是AI和人的集合体,虽然他的身体还是碳基,但他的思维更接近于无机生命体。这也是造成此次信息过载的原因。Boss的大脑自动联网,过多的信息涌入导致负荷不够,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他会像普通电脑一样系统紊乱。我暂时接入Boss的大脑重构了系统减缓信息涌入的速度,但这只是最基础的,最重要的部分得靠使用者设定,也就是Boss他必须像修理一个AI一样修理自己,完成自我进化。其实这个过程也可以由别人来,但我觉得Mr Parker和Ms Potts不会同意。”

“如果由别人来进行这个过程,他完全可以重构这个AI,也就是说Tony会变成他的AI。”Pepper打断道。

“是的。”

“会有危险吗?”

“老实说,会,并且危险很大,可以说即使Boss自己修复也不完全保险他会不会变成另一个人,也有可能他做不到,然后下一次过载,到时候我就无法再提供帮助了,我只是AI,而不是一个创造者。”

May看着沉默的两人,拍拍他们的背“Take easy,Tony Stark可是个天才,你们应该更放心一点的。”

Pepper低下头,双手绞着衣角“可是,Tony,我付不起这个代价。”

“我保证,Ms Potts,他会回来的,交给我好吗?”Peter拉住Pepper的手,眼神坚定。“相信我,也相信Mr Stark。”

Pepper看着这个男孩,“如果你做不到,我会让Bruce做好准备的。”

Pepper把May和Peter送下车,最后看了一眼楼上,Tony站在窗边看着他们,她对Tony微笑,招招手离开了。

回到屋里,Peter走上去拉着Tony的手问他“Mr Stark休息好了吗?”

Tony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转过去看停在一边的装甲,眼睛里透露出显而易见的赞赏。他小心的摸了摸装甲的手臂“你好,你是Friday吗?”

“其实,他是Mark36,Mr Stark,您想穿上试试吗?这是您的造物。”Tony和MK站在一起的画面,这简直是每个男孩的梦想。Peter看着这个男人,Tony Stark永远是Tony Stark他永远热情,善良,充满创造力。根本不需要怀疑,只是修复一个AI这种小工作怎么可能拦的住他。

“Oh,jesus,我可真是个天才。不过,先不用了,看样子你们已经知道了什么,所以,现在要告诉我吗?”Tony把目光转向Peter,棕色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Peter咬着嘴唇“你忘了我们吗?Mr Stark。”

“嗨,kid,你还想问这种愚蠢的问题吗?我以为你会更聪明点的。”Tony微微嘟着嘴,一手塔上Peter的肩膀。“或许,让Fri告诉我?可以吗,可爱的女士。”

Peter僵硬着身体,丝毫不敢动弹:“当然,Mr Stark。您永远是Friday的最高权限人。”

……………………………………………………………………………………………………
小更一段,脱离大纲了,让我先想想后面怎么写。

其实想想看,周瑜和诸葛亮虽然历史上看来是没什么交集,但是各种延伸倒是老是把他俩凑一起那,就我所知…三国演义,萌三国,悠哉三国乡,九九八十一,或许还有王者荣耀?
这叫什么?天生的cp感吗?
不过几年前,王者荣耀没出的时候是真的瑜亮多好多,亮瑜夹缝生存,现在,世道不一样了啊。
想不到想不到,风水轮流转,今天到我家。

[亮瑜]困局01-06

小修,部分史向设定

01
时间如滚滚长江水,历史从来都是一刻不停的勇往直前。

周瑜从没想到他还能碰见故人。

一辈子有点短,两辈子有点长,他被困在过去,在时间的洪流里沉浮不定。以前一心执着追求的东西,现在一看,不过徒劳的挣扎不甘心的欲求,从来都是没有意义的东西。

过去惊心动魄,指点江山的回忆,似梦非梦,无法分辨却也毫无怀念。只是有个人,现在想想还是一阵唏嘘。

02
现在,世界变得纷复繁杂,每个人都像身负万重高山,足陷浑浊泥沼,动弹不得。周瑜也是碌碌众生中的一员,无从对比过去现在差别何在,只觉得,都是被世事牵引前行的路人。人生路漫漫,就像在大雾里行走,来来去去,反反复复,都只在原地。

今生,周瑜断断续续的梦到过去的金戈铁马,豪情万丈,好的坏的,死的活的,纷至沓来。从前不知道这代表什么,只觉得是件与众不同的事情,私心觉得有几分自豪,却也知道不是什么能与人言之事,只独自抱着不知苦不知甜的滋味,惶恐忐忑。现在,断断续续的梦接合起来,才摇头苦笑。

相比起过去风雨飘摇,战火连天,活在现世的周瑜家庭美满,衣食无忧,父母恩爱和谐,又都知理明事,疼宠独子,只是周瑜在五岁以后,断断续续忆起往事,越发独立,虽与父母间感情不减,却也不似平常人家热闹温馨。不知不觉,也长大到离开父母,独自生活的年岁了。

从一所还不错的大学毕业,自在舒适,随波逐流,不费心去争取什么,成绩还好,却也算不得什么,没想到毕业后,随意跟着朋友面试,却进了一家很好的企业,周瑜想想,大概前生运气不太好,今生都补全回来了吧。

收拾收拾包袱,没什么要准备的,背着个有点空的背包,就搬进了公司分配的新员工宿舍。两室一厅的宿舍,装修舒适而又简洁大方,周瑜把床铺好,买好生活用品,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胡乱猜测着自己的室友会是什么样子,高矮胖瘦,蚩研美丑?又觉得也没什么意义,放空着大脑,却不曾想到没一会竟然陷入了沉眠。

等他醒来时,厨房传来一阵油烟味,抬头一看,确实有点惊吓。

今生平常日子过得合缓舒心,不曾偶遇故人,也渐渐忘了那些纷扰往事。却没想到,人生总不会一帆风顺,生活绝不甘心让你平稳自在的度过一生。

听说今天新入职的员工会到,诸葛亮特意提早了些回宿舍,准备给新人送些春风般的温暖。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万万没想到平日顺畅宽阔的道路竟然发生车祸,滚滚黑烟从相撞两辆轿车的引擎盖冒出,看起来着实骇人,万幸没有人员伤亡。车主也都是明理之人,互相理解,不逃避责任,甚至抢着赔偿损失。他被堵在一边看了会儿戏,着实看不过两人推来让去,给人表演一场温馨高尚的道德广告,开窗笑了声问他们要不要先给他这个被耽误了时间的人一点赔偿。两人才反应过来,连忙道歉,让开道路。一路紧赶慢赶,还是有些迟了。回家一看,新人已经不见外的在沙发上睡得昏天黑地。

诸葛亮自己把买来的菜提进厨房,放了一些到冰箱里,开始准备晚餐。时间本就迟了,这一做饭竟就到了天色擦黑。

房间里没有开灯,落地窗外夕阳散发着昏黄的光照进客厅,刚从沉眠中醒来的周瑜还有点不清醒,睁着一双泛着水光的眼睛,似乎要落下泪来。

诸葛亮端着最后的汤品从厨房走出来,放到餐桌上,眼睛只盯着眼前的汤和脚下的路,低声唤他过去吃饭。

周瑜只坐着不动,等到诸葛亮一手按开餐厅的灯,才像被吓醒一样,浑身一抖,站起来快步走到厨房,慌忙扭过头去急道:“我来准备碗筷。”

诸葛亮连忙拉住他,把他按到椅子上,递上一碗汤:“你知道在哪吗?坐着,我去。”几下放好两幅碗筷,自己也端起汤碗往周瑜端着的汤碗上一撞,弯起眉眼笑道:“恭喜入职。”

周瑜讷讷不语,扯起嘴角勉强一笑喝下一口汤。心里慌成一片。

诸葛亮看他一眼,自觉有些尴尬,也低头吃饭。

周瑜心里不平静,也知道做的失当,只闷头吃饭,其实也吃不下什么,只不过不好意思先下桌,装作饿了,坐着东一筷子,西一筷子的瞎夹菜吃,只觉得实在有些难熬。

诸葛亮吃得半饱,看出周瑜忐忑,只觉得自己做的太过,吓到别人,良心难安,主动道:“我吃好了。”

周瑜闻言,感觉终于被人从烤架上放了下来,急忙表示去洗碗,收起两人餐具头也不回的进了厨房。

诸葛亮也不拦他,端正坐着看着原本满桌的菜消耗殆尽,心里还是有几分高兴,好歹做这一桌子菜没被浪费,这般想着,心情不自觉飞扬起来。

周瑜躲在厨房不敢出去,又不熟悉厨房构造,几只碗洗了半天,竖耳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听见咔哒一声关门声,终于放下心来,几下收拾好东西,洗手出厨房,回了房间。一把把自己扔在床上,心里想着以后可怎么办。

或许过去还会猜测下往年那些人现在是谁,会做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也早就抛之脑后,却没想到,猝不及防的,上天就给他开了个大玩笑。故人或许会迟到,但总不会不来,早该知道的。

以前也想过碰上故人要怎么办,是遥遥相看,点头一笑,还是慢慢靠近,再续前缘。但是,真正碰上了,周瑜只想快快躲开,有多远走多远,或许是有点期待的,但更多的是像被扼住喉咙的害怕。

诸葛亮自知让人不适,猜想或许新人有些害羞,自认聪明早早回了卧室,处理一些未完成的工作,关灯歇息。只想不到新人心里百转千折,惶恐难安。

03
第二天一早,周瑜虽则昨夜辗转难眠,精神实在不好,却也不得不收拾妥当早早上班,出门前看着桌上冒着热气的早餐,犹豫一下,坐下吃了。把碗筷放进厨房洗手槽和另一副碗筷摆在一处,本想一块儿洗了,却实在来不及,急忙出了门,只想着中午早点回来收拾。

诸葛亮特意早起避过跟周瑜碰面,怕他尴尬,也不好意思太早洗碗放水把人吵醒,早早到了公司为昨晚的工作收尾,一直到日出东方,公司人气渐足,周瑜也被人领着前来正式入职。

周瑜赶到公司,第一天入职就差点迟到,还好公司风气开放,同事间友好和谐,并不以为忤,一个和蔼漂亮的女性前辈笑着跟他介绍一些公司项目,办公设置,最后带他去了主管面前认人。

经过昨晚一夜的辗转,周瑜心情总算平静下来,也知道往事不可追,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也只有自己久久不能忘,那些前人,早都脱胎换骨,各奔前路。此次相遇不过命运的玩笑,并不会起什么波澜,自己只能顺其自然,毕竟,往事不可追。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却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牵扯,诸葛亮居然是自己的直属上司。周瑜不得不心里苦笑,表面还得装作平静,乖乖问好。好在前辈毫不知情,只见过一面后就把自己带走,不再打扰。

周瑜终于坐到自己的办公位上,思虑良久,自知昨天表现尴尬,想了想还是自己去了诸葛亮的办公室。他看着诸葛亮陌生又有点熟悉的脸,过往羽扇纶巾的前人形象和现在西装革履的的模样互相交杂着出现,终于垂下眼眸,也知道这个人早就不是运筹帷幄的诸葛军师了。“您好,我是周瑜,今后请多多关照。”

诸葛亮见到周瑜并不意外,微笑点头“你好,我是诸葛亮,欢迎入职。”

04
下午下班,诸葛亮叫着周瑜一起回家,两人在车上,诸葛亮给周瑜说了说公司过去的趣事和完成得好的工作,几分钟的路程,周瑜终于能平常的对待这个故人。

到家,诸葛亮又去厨房做晚餐,周瑜枉自比正常人多有好多年的记忆,却是两辈子来没进过厨房的精贵人物,想帮忙都分不清味精和盐,只好杵在一旁,面色尴尬。

诸葛亮看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心里低声叹口气,表面上端得一副笑脸“周瑜你帮我切个黄瓜好吗?”

周瑜点头,僵硬的站在案板前,只觉得手上一把菜刀有千斤重,怎么拿怎么不是滋味。胡乱切了两下,借口要上厕所逃出了厨房。

诸葛亮见他走了,不用再顾着他乱动东西伤了自己,手脚麻利的做了三菜一汤,唤人出来吃饭。

周瑜捧着饭碗,心里很不是滋味,暗自决定以后在外面吃完才回来。就听见诸葛亮吃着饭不经意的感叹终于有个人一起吃饭,不用担心自己一个人的饭不好做老是吃外卖。心里发苦,也不知道这诸葛亮说的是真话还是看出自己的想法故意套路。嘴上只能哎哎应着,厚着头皮表示要不以后一人一天的做饭?

诸葛见识过他在厨房的窘迫模样,心里好笑,却也不好意思再逗他,连忙表示自己最喜欢捣鼓美食,让他千万别剥夺自己的乐趣,不过知道周瑜不好意思白吃,表示需要他切墩辅助。

周瑜连连答应,决心苦练厨艺,至少做到分清油盐酱醋。

05
可惜之后的日子,诸葛亮充分展示了自己在厨艺方面的天分,而周瑜毫无进步,不止分不清油盐酱醋,而且刀功奇差,破坏能力超群,除了能在两小时内洗完碗变成一小时内洗完碗以及打碎碗的频率明显降低的巨大进步以外一无是处。终于有一天被诸葛亮恭敬的请出厨房,委婉表示,自己的厨房经不起周瑜这么折腾,让周瑜彻底沦为一个吃白饭的。

而周瑜…经过死不悔改的数次尝试失败以后,终于习惯于每天被诸葛亮投喂各种美食以及接送,或者说顺便接送上下班,以至于肚子上长了一圈肉。体重达到两辈子以来的巅峰。

周瑜觉得自己必须为这个家做点贡献,也为自己的身材做点贡献,跟诸葛亮商量,买了两台跑步机回家,送给诸葛亮一台全当感谢。然而,除了刚开始买的几天有用以外,后来基本成了摆设。

06
生活上了正轨,周瑜也成了公司的老员工,跟诸葛亮也成了熟悉的朋友,两人在家里一起吃饭,偶尔坐在长沙发两头一人靠着一边沙发看电影。这天气氛实在太好,两人聊着天周瑜突然问诸葛亮怎么自己一个刚入职的新人怎么会跟主管分到一间双人宿舍。

诸葛笑了一下,慢慢挪到周瑜身边坐着,把身上的毯子盖在两人身上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自己刚回国,其实也不过入职两月,正值公司扩大规模,员工宿舍不够,老板不好意思的过来跟自己商量,原本承诺的单人宿舍由于一些原因需要临时加一个人住一个月,等公司安排好就可以搬走,希望他同意。正好他其实也不喜欢一个人住,而且房子大,干脆就说不用搬了,就住着也没事反正孤家寡人的,也增加点烟火气。还没说出口,就见周瑜脸色不好,急匆匆的道了个晚安就回房间睡了。

周瑜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这问的实在没什么意思。不管是巧合还是故意,都不是什么有意思的话题,更何况当时两人素不相识。如果是巧合,那问的未免有些奇怪了,如果不是,那自己又想知道什么那?难道要听别人说,啊,就是故意来找你的吗?且不说这基本不可能了,自己早就决定抛弃的过去,又提它干嘛?周瑜苦笑,或许还是在不安吧,这种在浮世中隐隐的游离感,因为太过奇异的经历产生的不安始终藏在自己心底,即使努力想要掩饰,但由于这个故人,就像海底暗礁,平时看不出来,却总也如鲠在喉,日夜难忘。

…………………………………………………………………………………………
一梦六七年,转头来看,初心还是他们。
写的不好,有点想不清楚后面怎么发展了,刚开始写的时候觉得一定是个难得的好故事,一定要写下来,可惜,没能第一时间记清楚灵感,没想到写了一半居然把最想写的场景忘了,好烦。
有可能的话,希望有人能给点评价。不然…可能要写不下去了…

七年不见…我的亮瑜?亡了??

[徐王]走啊

ooc太严重了…我有罪。

“走不动了,歇会吧。”疯子一屁股坐在洞穴的通道里,顺带着一只手把王八扯下来坐他旁边。

王八跟着疯子靠在洞穴石墙上喘气,俩人在洞穴里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的走了好久,几小时?几天?几个星期?几个月?几年?谁也不知道,在息壤长合的一瞬间王八手上的表就没了动静。

两人一开始还能聊两句,比如疯子骂王八“都是你这傻逼把我害到这地步!”王八骂疯子“要不是你傻逼坏我事,这些几把事早结束了!”两人一路从当年读书时候一直翻旧账到抢过阴人再到走古道,但只要疯子一说到赵一二“当时要不是你跟着老严跑了,赵先生也不会被楚大折磨,被张天然害死!你还让赵先生来阻止我!你配做徒弟吗!”王八就闭嘴。然后俩人再也不说话,直到哪一方忍不住又开始翻旧账找事,事情又陷入新一轮的循环。
再多事情说多了也没了兴趣,来回几次,两人越来越少说话。

疯子喘两口气,仰头靠在石壁上“王八,你何必那?”
其实他想问很久了,从以前王八为拜师走阴开始,到后来七星阵上,到现在。想问,又不敢问出口。

王八学着他靠着,闭上双眼。不想说话,好在疯子也不需要他回答。

“你就是个傻逼,放着好好的律师不当要当术士,老婆女儿不照顾跑来走古道,好日子不过来受罪。”疯子越说越气,说着就想动手。

王八轻笑一声“想不到你还在乎这些。”

疯子一愣,也跟着笑起来。“浑浑噩噩这么久,我现在才觉得世界是真的。”脑子里的沙漏早就在进洞穴的时候停了。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早就没意义了。

“我们要走到哪里?终点是那?真的存在吗?我现在好像终于懂了点八寒地狱的意义。”

“这里是虚无,其实早该跟你说的,这就是八寒地狱,我们就在终点,也不在终点,这里是起点也是过程,也是终点。”

王八终于转过头看着疯子“八寒地狱就是这样的吗?”

“他是这样,也不是这样。他就在这里。无论你是在洞穴里古道里,还是外面。”

“你骗我,你早就进来过。”

“我骗得过你吗?你早就知道,整整六年,我可能不进来吗?”疯子哈哈大笑,笑声回响在洞穴里久久不息。

“我们走在这里,时间空间都不存在了,这里是现在,是未来,也是过去,我们在这里,也在外面。在这里如果我想,是不是连梵天也可以覆灭?”

疯子低着头,看着自己断掉的手指:“我以前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假的,包括我。现在我才觉得真,八寒地狱真,在这里的你和我,还有出去了的小崽子们,还有方浊,啊…还有那两个死一块儿的老不死的,都是真的。哈哈哈,真他妈好玩。”疯子越笑越大声,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王八不得不用手堵住耳朵。

“王八,你想吗?”

“不想。”

“那你他妈为什么要跟我来这鬼地方!”疯子大喊,抓住王八的领子,跪立在王八上面,手上爆出青筋,双眼通红。
王八抬头看他,伸手抱着他。

疯子看着他的眼睛,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疯过傻过闹过,最后还是只有他们俩。想想还有点好笑。疯子按着王鲲鹏的胸口,低下头,亲在他的嘴唇上“我们出去吧。”

“好。”

fin.

有粮是不可能有粮的…只有做做作业,听听歌才能勉强生活这样子

徐王

我在想啊,大概疯子王八真的是在原著里谈完恋爱结了婚了吧…
同人都不知道写什么…
想看他俩日常,又觉得他们不是那种能日常的人,就应该俩人分分合合拿着刀接吻,多亲一下就多往对方身上划一下。
一边互相伤害又一边分不开。
想看疯子打王八一耳光,对王八说:操你丫的,就知道坑我!
然后艹他。
王八痛啊,又打不过,于是下次更变本加厉,连哄带骗的坑疯子。
疯子被坑了这么多次,也是闭着眼睛咬牙切齿的又进了坑里。然后坑完了,觉得王八真是太坏了,又去把王八打了一顿,打完就离家出走了。
可是吧…疯子没钱啊,他穷啊,他没钱了吧…就想到当年…没办法,又去找王八了…
王八…能咋办?还能离咋滴?

徐王,坤瞳,沙雕段子

做徐王tag第一人
我是冷圈我骄傲

这天,邓瞳陪王鲲鹏在紫光园看电视。

突然徐云风冲进来把王鲲鹏拖了就走。

邓瞳吓了一跳,握草,老徐是不是要打我师父啊,他会不会把我师父打死啊!不行,我得帮我师父。

邓瞳找到黄坤,把灭荆架他脖子上“带我去找你师父!”
黄坤被刀架着,脖子一阵阴凉“咋啦?”

“你师父把我师父绑架了,我要用你把我师父换回来,别废话,快带我去!”

黄坤拿出手机“喂?师父你在哪啊?”

那边传来一阵喘息声然后是徐云风的怒吼“干嘛?憋崽子没事一边玩去!”

黄坤很尴尬,这边邓瞳还恶狠狠的盯着他,灭荆散发出淡淡寒气。

邓瞳把刀又凑近几分。

黄坤挂了电话“把刀拿开,我带你去。”

邓瞳将信将疑的放下刀,黄坤一手打在他手腕上,另一手抓着他膀子压倒背后。两下把邓瞳压在身下。

邓瞳大骂“傻逼,放开我!”一边暗暗指挥身边鬼魂去拉黄坤。

黄坤放开他“紫光园,记得隐身去。”

当天晚上,黄坤在自己家楼下捡到一个三观收到冲击的邓瞳。

………………………………………………………
邓瞳看到了什么?
凌乱的床上,他师父老王趴在被子里,老徐压着王八,一手拿着暝蛉炎剑指着他。